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恬然阁博客

以文交友 心境恬静 淡然 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干部。2000年以来出版七本著作,即两个长篇小说《钨都沧桑》和《庾岭斫魔》(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)、两本诗集《梅岭风韵》与《季风》、一本诗文集《以微笑的目光》(均由香港文化新闻出版部门出版)、一本散文小说集《星语》(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和一本格律诗词《笛音轻飏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。博客原创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引用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散文】 循环的礼物  

2013-10-30 13:39:4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恬然

 

我姑爷去世十五年了,但他二十五年前给我讲的、他亲身经历过的那件事,却如发生在昨天,教我记忆犹新。

  姑爷是个篾匠,家住白溪村。他的手艺名闻方圆几十里。编竹篓、竹箕、竹篮、竹箩筐、竹簟笪等等,那是他的绝活。也许是职业习惯,姑爷外出时,腰间总是系着一把篾刀。

这天,他蹒跚在山路上,走走停停的,一会儿东看看,一会儿西望望,一会儿又在山路上踅来踅去,那眼神儿漂移不定。去,还是不去?去,赤手空拳的,连哄小孩子的糖子都没一颗,面子哪里搁?毕竟是亲戚——姻兄家呀!不去,家里已经无米可炊,邻里家的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,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吗?哪怕是能向亲戚借到三、五升稻米,能饱饱地喝上一顿像样的米粥,那也该谢天谢地了。就这样,他脑子转了十几轮,最后一咬牙,去,不去白不去!

送什么礼物呢?姑爷脑子灵活:眼前是竹山,竹笋是没有的,已经过了季节,做一斤“粉干”送去吧。

姑爷拾取一块巴掌大的、干干润润的竹片,舞弄起篾刀来。啵,啵,啵!啵,啵,啵!劈了许多竹细条儿,一根根很均匀;索索索,索索索……篾刀舞的飞快,一根根细细圆圆的竹条儿在他手下落地。接着,他把这些又细又圆的竹条一根根切成八寸余长,最后,他弄到一根剥了皮的富有韧性的细藤条,把它们扎成圆圆的一把,活像米制的粉干。姑爷看着这筒“粉干”,忍俊不住地暗自发笑。

姑爷走到一个村子边,恰遇一个慈祥的老人。姑爷彬彬有礼地说“老伯,请你讨一张纸给我行吗?我要急用。”老伯的儿子在县里工作,带回几张旧报纸在家闲着,老伯便爽快地回答:“好的,你跟我回家去,前面就是——几步路,我给你一张报纸。”

姑爷得到报纸还不满足,又恳求说:“老伯请您好事做到底,家里有红纸的话,您给我一小片就行!”老伯连声说:“有,有,有!”

姑爷得到报纸、红纸后,千恩万谢地又上路了。

目的地到了。姑爷把用报纸包装着的、且套着红纸的礼品放饭桌上,姻兄便以他孩子的称呼说:“小姨公,你来就来,还买什么东西来呀?”姑爷回答:“没什么,真不好意思,就一斤粉干。”

姑爷没有白走,姻兄家看在亲戚的份上,从牙缝中挤出来借给他五斤稻米。

半年后,姑爷的表弟来他家做客,表弟没送别的,只送了一筒粉干。表弟走后,姑爷觉着那筒粉干面熟,细看,包装、藤结仍是原先自己弄的那个样子,谁也没有拆开过。于是他便拆开来看:天哪!正是当初自己用竹做的假粉干啊!

姑爷当时就想:这筒“粉干”到底旅游了多少家,最后又回到我的手中呢?

姑爷说,这件事发生在一九六零年。

他说,他做这件事时感到惭愧,又觉得荒唐、可笑,这实在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做的。

“耕地是宝,粮食是宝啊!”姑爷讲完那件事后感慨地说,接着他又教育我,“你是国家干部了,做事要诚实,不能浮夸,不要向上汇假报,你懂吗?”

他是长辈,又说得合情合理,我佩服之余就点头称是了。

事情过去了多年。我难以忘记我的姑爷,也难以忘记那份循环的礼物,因为它给了我沉甸甸的思考,给了我去努力践行做一个合格的公务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