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恬然阁博客

以文交友 心境恬静 淡然 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干部。2000年以来出版七本著作,即两个长篇小说《钨都沧桑》和《庾岭斫魔》(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)、两本诗集《梅岭风韵》与《季风》、一本诗文集《以微笑的目光》(均由香港文化新闻出版部门出版)、一本散文小说集《星语》(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和一本格律诗词《笛音轻飏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。博客原创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引用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中篇连载之八】 地下“迷宫”的那一幕  

2012-03-12 08:34:31|  分类: 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

 

        用什么收拾他?钢钎?铁锤?石头?绳索?淮山手里的香烟燃尽了,他狠地一甩烟头。

他一手抓起钢钎,一手拿起铁锤,铛地相互撞击一下,冷笑道:“喂,怎么个死法?看在昔日曾经是朋友的份上,我征求你的意见,是用铁锤砸死,还是用钢钎捅死?”

远志睁开眼睛,哀声说:“你不救救我么?”

“救你?嘿嘿,做梦吃糖。”淮山冷笑道。

“我有母亲、妻子和孩子啊。”

“我吞不下那口厌恶气。”

“你果真要杀我?”

“有仇不报非君子。”

远志摇晃了一下脑袋,闭上双眼,不哼也不动。

“喂,你装死啦?”

远志的眼睛睁开了,睁的很大,可眼里没有一点儿神采。

“有勇气干朋友的妻子,就应该有勇气看着我怎样收拾你,这就对了。”淮山又说。

远志圆睁双眼瞪着他,脸上失去了刚才的悲哀和痛苦。此刻,他脑海里空荡荡的一片,没有山,没有水,没有草,没有树,更没有鸟语花香,世界上的一切似乎复不存在,独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立在眼前。他瞪着眼,表示自己等待那一刹那。

淮山扔下钢钎,高高地举起了铁锤,铁锤一落,远志的脑袋就会开花。

然而淮山没有砸下去,他见远志微微合上眼皮,没有现出他预想的惊恐、惧怕,浑身颤抖或泪流满面,苦苦地哀求乞饶。相反,竟是那样的安然。

“狗杂种!”他大为恼火地骂道。

“淮山,下手吧,反正我是个死。”

“死到临头,还耍什么腔调。”

“不过……我想……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你把我拖回原来的地方,死在这个位子不好。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再不,你,你就把我拖进废采巷道上,踢下深窿里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要是用铁锤砸,或用钢钎捅,人为之死会留下破绽,万一被人发现报了案,查出来,你就成了杀人犯。还是我说的办法好,把我拖回原来摔伤的地方,或者是拖进废采巷道,踢下深窿里,反正迟早是个死。”

照理说,死到临头,万念俱灰,远志就不这样。面临死亡的他,心境却变得如此平和、宁静、开阔、坦荡。不仅如此,还倒发善心,为他人指点迷津。

听了这番话,淮山不禁眉头紧蹙,双眼睁大,仿佛不认识眼前的远志。是的,淮山我不怕变杀人犯,被判处死刑,可是我还有父母妻儿啊!是的,让远志饥渴而死自己屁事没有;把他拖进废采巷道,踢下那个无人问津的深窿洞里鬼也不知。操你远志是个什么种,今天怎么为我着想?

淮山懵了,思绪为之变得混乱,不由后退几步,手中的铁锤当的一声落在了地上。

远志喘了一阵气,又吃力地说:“淮山,我死前对你说几句话,我又浸了一瓶全老鹰药酒,你妈不是有头痛病吗?你向我老婆要去,绝对不能说见到了我。还有,你,你不能责怪莲秀,她是个好女人,我,我对不起你,也……”

远志说到这里哽咽了,慢慢闭上眼睛。

淮山愣在那里,一脸木然。

人非草木,岂能无情?淮山既非草木,也不是不讲情义之人。此刻,他被远志的话感动了,也不知那根神经牵扯出那桩往事来。

淮山在“哑炮事件”中头部负伤,由于救治及时,外伤不久痊愈,却也落下头痛症,有时痛得厉害。

“淮山,试试我的老鹰药酒吧,我想法子给你弄来。”

远志擅长打猎,枪法准。第二天,他到二十里外的天螺峰山林里猎取了一只老鹰。他把那只老鹰退净毛,去掉内脏,和中草药一起进行加工,用白酒浸泡了一个月。

“可以服用了。”远志说,并告诉他服用的方法和份量。

真灵!淮山的头痛症得到了根治。

这时,淮山久久地站在那里,心里矛盾极了。让他死么,他还蛮有人性;不让他死么,我那口怨气……唉!我真不该到这鬼地方来,要是见不着他,让他自个儿死去,我心里倒也清净。

窿洞里一片寂静,幽暗,阴森可怖,偶而听见细微的滴水声。那盏电石灯如一只萤火虫发出微微的蓝光。淮山拧了一下水塞,电石灯又明亮起来。他仰起脖子,又咕噜咕噜灌了两口酒。

“淮山,把我拖回到原来的地方,求你,那包矿石你也拾回去。”

淮山呆在那里默默不语。他在想什么呢?

窿洞里静得出奇,空气也似乎凝固住了,等待着淮山作出最后的选择。

嘘!淮山终于舒了一口长气,缓缓走近远志,小心地抱起他来,又轻轻地把他放到通上层的竖井口边,然后拉住那根垂吊的绳子,用它拖地的余端舞手弄脚起来。

“淮山,你要干什么?”

淮山不哼声。

他把远志捆绑好,又提了提那根绳,接着把自带的铁锤、钢钎和他物一并系在腰间,然后低沉地吼一声:“等着!”

他是救我么?远志思忖,不是做梦?

淮山顺着那绳攀缘而上,只听见悉悉索索的声响,不一会儿,那绳子不动弹了。俄顷,绳子又动起来,远志的身子随着那绳慢慢升离地面,越升越高,越升越高……他身上的疼痛是可想而知的。

吊上了那口竖井上面。

淮山借着电石灯光定睛一看,只见他苍白而憔悴的脸上满是汗珠,嘴唇咬出了血印,嘴巴张开急促地喘着气。

“死不了。”不知他是自言自语,还是说给远志听。

他解下远志身上的绳索,接着把那根绳子、铁锤、钢钎等物藏好,然后来背他。

“淮山,你,你救我……”

“算你命大!”

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全文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04年5月  2012年2月下旬再次修改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