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恬然阁博客

以文交友 心境恬静 淡然 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干部。2000年以来出版七本著作,即两个长篇小说《钨都沧桑》和《庾岭斫魔》(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)、两本诗集《梅岭风韵》与《季风》、一本诗文集《以微笑的目光》(均由香港文化新闻出版部门出版)、一本散文小说集《星语》(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和一本格律诗词《笛音轻飏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。博客原创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引用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中篇连载之五】 地下“迷宫”的那一幕  

2012-03-06 08:52:04|  分类: 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一天上午十点以后,棚外人影稀少,上工的上工,出坑的出坑,只有家属或棚头或碎矿石者在棚里忙活。

“表哥!”棚外忽地探进一张清瘦而美丽的脸来。

远志猛然抬头:“你……”他心里一阵慌乱。

莲秀双脚踏进棚里,并顺手掩了半扇棚门。

“这几天你好象怕我,有意躲避我。”她柔声而哀苦地说。

“不,莲秀,我很忙。”他耷拉脑袋,仍一手拿钨矿石骨,放在平台上,另一手铁锤砸下去,哆!哆!哆!一锤接一锤地砸,一声接一声地响。

“你放下好吗?”莲秀温柔地说。

“我要赶时间。”远志答。

“不,”她上前一手夺过他手中的铁锤搁置一旁,又利索地从铁桶里舀来半脸盆水,以命令的口气说,“洗手!”

他忐忑不安地洗了洗手。

“揩干!”她递给他一块手绢。

“你站起来嘛!”

他站起来。

“你亲亲我好吗?”她轻声地说,然后探过脸来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,你不爱我了?”她睁大眼睛凝视他。

他呆立着,不点头,不摇头,也不说话,良久。

“表哥!”她忽地哭叫一声,眼泪潸然而下,双肩颤动,抽泣不已。

“莲秀!”他感情的闸门终于打开,猛地搂住她的肩膀拼命吻她,然后又一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“你抱抱我吧,抱抱我!”她仍抽泣着说。

远志抱了她一两分钟才慢慢松开手,说:“以后我们少在一起,免得别人闲话。”

莲秀不声不响地走出棚门。

丰韵女人又来了,莲秀不嗔不怒,不问不答,不鄙也不恭,好象什么也没看见。那女人与淮山说话,她就抱着孩子走出棚门或去门市部,或去有家属的棚里聊天。一次避开,两次避开,她次次都避开。

一天早上,远志下到淮山棚里说:“淮山,我来向你道别,今天上午烘干钨砂卖了我就回家去,以后去哪里挖钨砂,现在说不定。”

“哦,你要走?”淮山略有所思,“也好,但愿你在别处发到财。”

“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,或要我捎钱回家吗?”

“给我捎二百元,对我父母说什么都好。”

“我走后那棚子就归你,卖掉也行。不过……我走之前有一句话。”

“你就直说吧。”

远志见莲秀在里间给孩子换衣裳,就压低声音说:“千万不要与那个女人混了,你要考虑后果,要顾及莲秀和这个家庭。”

“放心走吧,我知道的。”

是的,远志要走,走定了。因为莲秀对他的爱令他望而生畏,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:逃!

你走,不阻你,走吧!淮山心里轻松起来,你走了省得在我面前绕舌头。

表哥,你这么狠心,你走了我多么孤寂!一颗被扭曲的灵魂在暗暗哭泣。

远志焙干钨砂背去钨砂收购站卖了。回到住棚已是十点半时分,他挑起行李就走,莲秀执意送他,送到苦竹窝。

苦竹窝好幽静,漫山遍窝苦竹一丛丛,茂密的芦苇比人高。望前路,没来者,观后头,不见一个人影子。

“表哥,歇一歇!”

“我不歇。”

“你好狠心!”

“我不狠心。”

“给我挑。”她夺过他肩上的行李往深里走。

“那里没路。”

“我去喝口泉水。”

“你放下行李嘛!”

“到我这里来,我就把行李给你。”

远志走近她,她把行李往地上一搁紧紧抱住他说:“如果你不对我好,我就不活了。”

“莲秀,你别那么傻。”

“我不傻,我是真心爱你,你也爱我。我要永远做你的情人。”说着,她就解开自己的上衣……

后面,有一双眼睛正窥视而来。

妻子突然变得驯服起来,与以前比判若两人。远志又突然要离开此地,难道他与莲秀之间有什么蹊跷?淮山心里不由疑惑起来便提前下班。

他一路窥视并没有发现什么,只见莲秀与他迎面走来。

“你怎么离棚了?”淮山问。

“送一送远志。”莲秀答。

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我姨妈的儿子,表哥。”

“你们很有感情?!”

“由你怎么说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带孩子?”

“我委托给一个阿姨了。”

回到住棚,淮山从妻子的头发缝里找到一根比火柴杆很短小的草屑。于是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。

“哪来的?”

“地上长的。”

“你说不说?不说我宰了你。”

“宰吧,宰了我,你跟那婊子结婚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?”

“你们谁勾引谁?”

“不存在谁勾引谁?”

“哼,这是铁证,还狡辩。不说,我就真的宰掉你!”

“宰吧,我也不想活了,宰了我你就去吃铁花生米,你的父母和孩子会活得更好。”

……

远志呀,远志,你做婊子又立牌坊,两面三刀,呸!你这个伪君子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