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恬然阁博客

以文交友 心境恬静 淡然 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干部。2000年以来出版七本著作,即两个长篇小说《钨都沧桑》和《庾岭斫魔》(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)、两本诗集《梅岭风韵》与《季风》、一本诗文集《以微笑的目光》(均由香港文化新闻出版部门出版)、一本散文小说集《星语》(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和一本格律诗词《笛音轻飏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。博客原创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引用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中篇连载之四】 地下“迷宫”的那一幕  

2012-03-04 07:48:33|  分类: 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四


 

 

远志呀远志,什么朋友?天下女人多的是,竟欺到我头上来,呸,等我吸完烟,慢慢收拾你!

淮山坐在那块平石上,架起二郎腿,看了看身右边那堆胡乱垒着的有棱有角的石头,然后猛然站起,走近远志,弯下腰,一手抓住他的胳膊,拖狗一样地一气拖上那堆凹凸不平的石头上。远志一边凄惨地呻吟,一边大骂:

“你缺德,你不得好死!”

“嘿嘿,谁不得好死,看看吧。”

淮山又坐回那块平石,听他呻吟,只见他扭动了几下身子,痛苦得咬歪了嘴巴不再动弹,淮山很是惬意,仰起脖,又灌了几口酒,瓮声瓮气地说:

“你先前做了好事,临死前享受享受睡石床的滋味吧。哈哈哈哈……”说完又抽起烟来。

淮山,别开心吧,远志心里说道,你那德性,莲秀能容忍么?

莲秀上山没几天,就发现淮山与丰韵女人关系异样。

一天,丰韵女人走进棚里,娇声娇气地说:“哟,姐姐,听说你姓汪,是吧?”

“是的,怎么?”莲秀回答。

“我也姓汪。”那女人嘴巴乖巧的说,“我们就认个姐妹吧。你真标致,我一看见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
“这是哪里话呀,”莲秀见她几分妖冶不知是褒是贬地说,“你见多识广又会挣钱。”

“姐妹间就别说这种话了,以后要什么菜尽管开口,我一定给你们捎来,淮山是我的老主顾。哟,以后我该叫他姐夫了,是吗?”说完,她给淮山飞去一个媚眼。

正在地上碎矿石的淮山咧嘴笑笑,然后望一眼妻子。

妻子脸上含着怒意。

“哎呀,我差点忘了。”丰韵女人边说边拉开手中的挎包,从里面取出两盒高级蛋奶饼干,“送给你宝宝吃的,请姐姐收下!”

“不,带回去给你自己的孩子吃,这里买也方便。”

“你嫌少么?我是出门人,以后还请姐姐姐夫多关照哩。”她没说自己还没有生孩子,只说“多关照”。

淮山对妻子说:“你就认下这个妹妹吧。”

什么妹妹?屁!全是淮山的鬼水。

这对狗男女,开始还避莲秀,在埂背窝,在遮人眼目的芦苇丛或树荫下风流,后来竟疯狂到住棚里。有一次,莲秀背着孩子就在棚门口洗衣服。莲秀的心灵遭到了莫大的戳伤,求救了。

表哥:

我自上矿山来,心里就没爽快过。槐友那东西疯了,眼里没有了我。在外面同婊子睡不算,还到棚里来。第一次,我去了小商店买酱油。第二次,我在棚门口洗衣服,他俩就……我真想大喊大叫起来,却怕毁了淮山的面子,我也不光彩。我的眼泪只有往肚子里吞。晚上,我拧他,扯他的耳朵,他就装得顶老实,说不敢了,会改。会改么?可他又……我问他给那婊子多少钱,他支支吾吾的。叫我怎么办啊?这样下去说不定某日他要进班房。表哥,请你开导开导他,劝他不要干那种事,求你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莲秀

 

远志捏着莲秀写的信,心里像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。

棚里,电石灯下,远志和淮山对座饮酒。

“淮山,我俩好久没坐一起了,随便聊聊,上个月收入不错吧?”

“不好,这个月可能会更差。”

见鬼!远志心里骂道,你骗得了我,可骗不了莲秀。

“淮山,正因为我们是朋友,今天我还想说你。”

“又是同那圆脸女人的事吧?”

“没错,你这样沾花撷草不好。”远志抿一口酒,稍顿接着说,“把血汗钱花在野女人身上不值,莲秀也不能容忍,弄不好还会被抓,被罚款。”

“嘿嘿,远志。”他抿一口酒说“我料到你会说这些,也许你是真心的,我感谢你。”

“以后,你就别和那女人鬼混了。”

“我还舍不得她哩,这是两厢情意的事。钱么,额头上的汗流了再来。若说犯着那项,公安局没那么多牢房,人生在世就得快活快活呗。”

“那你不要莲秀了?”

“莲秀是我的老婆,我没说不爱她了呀?”

“你真混蛋!”远志大骂一声气鼓鼓地走了。

一场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。

翌日早饭后,淮山上了工,远志来到淮山棚门口,悄声对莲秀说:“我同淮山谈了,如果他不改,你就说与他离婚,吓唬吓唬她。”

“嗯,……”莲秀不语,泪水夺眶而出,一滴一滴掉在地上。

三天后的晌午,淮山在灶上焙钨砂,莲秀背着孩子在外间劈引火柴,忽然一双圆润的手从背后伸来捂住她的眼睛。

“谁吃饱了没事干?”莲秀说。

“你猜?”一个女人变了腔调的声音。

“我不猜。”

“姐姐,是你妹妹。”

“去你的!”莲秀一看是丰韵女人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“姐姐,你好象不高兴,是吗?宰相肚里好撑船,我又不会夺走你的老公。”那女人厚颜无耻地说,“你看,”她从包里拿出一套女装,往莲秀面前一晃,“我送给姐姐你的。”

“不要脸,出去!”莲秀下逐客令。

“淮山叫我出去我就出去。”那女人不知羞耻地一边嬉笑着说,一边走进里间把那套女装放在木箱上。

“莲秀感冒了,要过些日子才会好。”淮山说着瞟一眼女人,又嬉皮笑脸望一眼妻子。

莲秀咬牙切齿地瞪一眼丈夫。

“姐姐,你就原谅我们吧。”那女人从里间走出来说,“你何必计较哩?”

“是呀,何必计较!”淮山向那女人飞去一吻,然后又去吻妻子。

“快滚!不滚我就……”莲秀扬起手中的柴刀向那女人示威。

“你敢!”那女人寸步不让。

莲秀背上的孩子哇哇哭叫起来。

淮山见状,迅即夺过妻子手中的柴刀,一甩,当地一声落在里间地上。

“我要喊人了!”莲秀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“你喊吧,”那女人说,“我说莲秀你称我的菜,买我的肉不给钱,叫你老公勾引我。”

好狠毒的女人!

莲秀快气疯了,不由冲出棚子去找远志。远志已上班,棚门上了锁。

几天后,远志又收到莲秀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信。

表哥:

淮山不是人,那个圆脸女人也不是人。我真想离山回家。一想,不行,我走了他们更会鬼混。我想与他离婚,可我又舍不得孩子。

表哥,我看透了淮山,他很花心,还要我迎合他、恭顺他,这能令人容忍么?我知道淮山是爱我的,但不是真爱,他只是爱我的肉体。他的爱又是很狭窄,很自私的,我跟别的男人说几句话,他都要盘问。我真难受。

表哥,我在这里很姑(孤)独,不开心,只有痛苦和泪水伴随我熬着一天天。还有一件事我从没有跟谁说过,这山上不是漂亮女人久呆的地方,趁淮山上了工,竞(竟)有人溜进我棚里来说流氓话,还要动手动脚,我骂他,赶他,他才没敢欺侮我。我来这里好些日子了,从没听过谁说你的不是,男男女女都说你诚实、正派、心眼好。表哥,早先你是爱我的,可我怕影响后代发育不好,所以就拒绝了你。还记得回给你的信吗?那时候我是流着泪写的啊,写了撕,撕了又写。早知道这样,我嫁给你就好了。现在我很痛苦。我知道,现在你心里仍然爱着我。过去,夜里发生的那桩事是两厢情愿的,要说错谁都有谁都没有。这是天意啊,是上天要我们共渡(度)这个良宵。你不属淮山这类人,他没德性。表哥,我欠你的情,真的,你与妻子合不来,哪里去寻找情感的米(弥)补和精神的安慰?现在我什么都想了,我要做你永远的情人,只要你爱我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莲秀

 

远志读的仅仅是信么?不,是一颗女人的心,一颗金子般的心,一颗被戳伤了的心,一颗流着血而又顽强抗争的心,然而更是一颗懦弱而又被扭曲变态的心。

他一口气读完信,百感交集:气恼、愤怒、怜悯、激动、骇怕、惶惑……

可怜的女人哪,我该怎么办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