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恬然阁博客

以文交友 心境恬静 淡然 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干部。2000年以来出版七本著作,即两个长篇小说《钨都沧桑》和《庾岭斫魔》(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)、两本诗集《梅岭风韵》与《季风》、一本诗文集《以微笑的目光》(均由香港文化新闻出版部门出版)、一本散文小说集《星语》(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和一本格律诗词《笛音轻飏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。博客原创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引用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纪实散文】 陈毅与《梅岭三章》  

2012-03-25 16:30:1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故事发生在赣粤边三年游击战争时期。

1937年5月2日清晨,梅岭山道上同时走着两个不同身份的人:一个戴着眼镜,身穿长衫,脚蹬布鞋,颇像个教书先生;另一个农民打扮,手提一竹篮茶叶跟在后面。前者是陈毅,后者则是梅山地下党区委书记黄赞龙。他俩下山是去县城与党中央派来的人接头的。

俗话说,失散的大雁思雁群,离家的孩子思娘亲!

自中央苏区突围以来,项英、陈毅就同党中央失去了了联络,心里好不焦急!

项英、陈毅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首领。

4月30日,陈毅对应约来到梅岭斋坑特委驻地的陈海说:“为同中央取得联系,我和项英几次给在上海的鲁迅和茅盾写信,都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希望你为这件事多想些法子啰!”

陈海明白了项英、陈毅的意图,当即表态:“首长放心,我一定抓紧时间,竭尽全力!”

陈海,红六军团长征时的掉队人员,特委获悉这一情况,便给他一些经费,派他以修马路为掩护,在驻余(大余)的国民党军中做兵运工作。

5月1日,特委收到交通员送来的密件。上写:党中央从上海派人带来重要指示,速派负责人去城南旅社接头。署名是“陈海”。

“啊,中央派人来了!”陈毅一看喜形于色。

项英看了信,惊喜之余顿生疑惑。

“为什么不通过内线交通员黄亚光送来呢?莫非其中有诈?”项英半喜半忧。

“是啊!”陈毅也半信半疑,“若是……若是真的党中央派人来了,而我们又不去,岂不错失良机?”

两人都默默思考,一脸严肃。

陈毅决定亲自去一趟,并让梅山区委书记黄赞龙陪他去。

东边太阳约两丈高时,他俩来到了县城的水城驿使门。驿使门外有一家“广启安糖铺”,那是特委设的一个秘密交通站。

为避免误中奸计,他俩穿过大絥le="TEXT 爻堑乃擎涫姑拧f祸,便 <使弥屑

“团部”与 “糖铺“发音有些相近,陈毅把“团部”误听为”糖铺“了,于是他俩直奔广启安糖铺。

来到桥头,往不远处的“糖铺”看去,他俩不禁一怔:一伙白军正在铺子里咋咋呼呼地搜查,坛坛罐罐摔了一地。陈毅给黄赞龙递了个眼色,二人迅速闪进一家小茶馆,若无其事地坐下来喝茶。其实他俩在留神情况的发展。这时,在糖铺工作的老曾走过来悄悄通知他们:“你们快走,陈海叛变了!”

这时,县城已经戒严,到处岗哨林立,气氛紧张。他俩立即从茶馆后门钻进一条小巷,然后穿过居民厅堂,从小路绕出了县城。为避免行人注意,出城后,陈毅和黄赞龙便匆匆分了蕁le各自取道回梅山斋坑。

傍晚,陈毅到了梅山脚下,迎面遇上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兵。

原来,叛徒 将信送出后,久候项英、陈毅不至,敌人等得不耐烦了,便命他带路直奔梅山斋坑,进行包围搜捕。

陈毅躲之不及了。几个白军围住了他,一名敌军官查问:“你是什么人,跑来这里干什么?”

陈毅从容地回答:“我是城里的教书先生,到这里买点茶叶,梅山茶香味纯正,而且……”

“少啰嗦”敌军官一拉枪栓,横眉竖目道,“你给老子带路回县城!”

陈毅无奈,只好带着他们往山外走。他边走边想:要是让叛徒 撞见,那就麻烦了,无论如何,得设法脱身。

走着走着,忽见路边有个破烂的茅厕。陈毅佯装肚子痛,要去解蕁le一猫腰溜了进去,迅即从茅厕破洞钻出,躲进了树丛。

这时,一队队白军正下山向大余县城撤退,边走边骂:“他妈的,倒了血霉!一个头儿都没抓到,还淋了一身雨。”

陈毅看到敌人大队全部走远,这才摸黑回到斋坑特委驻地。

特委驻地的棚子烧了,锅砸了。陈毅估计附近准有自己的同志,便在夜色中低声喊道:“我是老刘,从城里回来了,敌人滚蛋了,大家快出来吧!”

陈毅的警卫员宋生发听见,认定是陈毅的声音,便从茅草中钻出,奔过去,一把抱住陈毅,喜泪交流。

随后,陈毅和宋生发再喊,藏在不远处的项英、杨尚奎、陈丕显等人都从草丛里钻了出来。

大家得知陈毅虎口脱险,感到非常庆幸,又是握手又是拥抱。这时刻,分散行动的黄赞龙也回来了。于是,陈毅向大家讲了他进城的经过和回来时的遭遇。项英他们也同陈毅讲了敌人包抄特委驻地的情景。

上午11时许,一支300余人的白军队伍,顺着山路向梅山斋坑包围过来。

棚外执勤放哨的警卫员曾忠山,一直警惕地注视着棚子正面的山道和远方的大路。未料,狡猾的敌人会从棚子的后面包抄上来。他突然发现棚后有敌人,立即鸣枪报警,大声叫喊:“敌人来了,快走哇!”随后,他击倒两个敌人便一骨碌滚下山坡,溜走了。

正在棚子里开会的项英、杨尚奎、陈丕显等人,听到警报声立即拿起枪冲出棚子,转移到一个茅草夹杂着灌木非常茂盛的小山包上隐藏了起来。

敌人搜了近两个小时,却没见到一个人影,便恼羞成怒,放火烧山。山风正劲,火迎风势,呼呼燃烧,大火从三面燃向游击队员们隐蔽的灌木草丛。

情势危急万分!这时忽然天上乌云翻滚,一道闪电划过长空,响了一个炸雷,紧接着一阵过山大雨哗哗啦啦地从山头猛烈泼过。这雨来势凶猛,收得也快,竟把向四下蔓延的大火浇灭了,敌人变成了落汤鸡。敌军终于悻悻地下山走了。

项英、陈毅预感事态会变得更加严重,随即组织大家转移。

他们摸着黑,一口气走了30多里,才在斋坑北面的一座山里隐蔽下来。

果然,敌人调集了4个营的兵力和地方民团,对梅山游击区采取铁桶式的“围剿”。他们乱喊乱叫乱打枪,并放出警犬满山跑。夜间,探照灯四处乱晃,敌人的枪声、喊声,隐约可闻。

项英、陈毅率领特委人员和游击队员,昼伏草丛,夜里转移,艰难地在大山里与敌人周旋,一连20多天,粮食断绝,又无法下山向老百姓买粮食,只得摘些野果、野菜充饥。

这天,陈毅伏在草莽中,因饥饿的袭击就抓了一把青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。突然,在中央苏区作战时曾经负伤的腿隐隐作痛。此刻,他思想的潮水冲出闸门漫无边际地奔涌:当年自己赴欧洲勤工俭学寻求真理是何等风光,波澜壮阔的井冈山斗争是何等刻骨铭心,中央根据地的五次反“围剿”是多么悲壮……这次被敌人围困了20多天,特委和游击队能躲过这场劫难”"过去国民党一次次张贴告示,说要悬重赏缉拿项英和我陈毅,都是未能遂愿。在南方革命整整十年的我,难道今日真的要断头了卤"蓦地,“南国烽烟正十年,此头须向国门悬”的诗句跃然脑际。他想,干脆写一首“绝笔”诗吧,既告慰自己,又激励后人。于是他伏在丛莽间写下了惊天地、泣鬼神、感人肺腑、催人上进的《梅岭三章》。诗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断头今日意如何?创业艰难百战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去泉台招旧部,旌旗十万斩阎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南国烽烟正十年,此头须向国门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死诸君多努力,捷报飞来当纸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身革命即为家,血雨腥风应有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取义成仁今日事,人间遍种自由花。

敌人的搜捕一无所获,下级军官便垂头丧气开小差。敌军无奈,只得以撤兵回城而告终。陈毅大难不死,一直将这首千古绝唱《梅岭三章》保存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12  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说明:此篇纪实散文是根据有关史料写成的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